安妮塔希尔将于2月26日在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就性别和种族平等发表演讲

1991年,在最高法院大法官候选人克拉伦斯·托马斯的听证会上,2200万电视观众见证了安妮塔·希尔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的作证,从此,她的人生从此改变。她平静的举止打动了公众的心弦,引发了一场关于性骚扰和职场权力的讨论,至今仍能引起共鸣。目前,希尔是布兰代斯大学(Brandeis University)法律、公共政策和妇女研究的作者和教授。2月26日(星期四),希尔来到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就“向权力说真话:1991-2015性别和种族平等”这一主题发表了一场免费的公开演讲。希尔在波士顿办公室接受电话采访时回忆了23年前国会举行的开创性听证会。

希尔说:“这次经历本身就是超现实的,我认为任何人都无法预料。”“委员会已经就候选人资格进行了投票,没有人真的想要第二次听证会——无论是民主党人还是共和党人,双方都对我的作证表示反对。”直到公众要求举行听证会,我才得以出席。“我是来为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这个角色作证的——我不是来宣布我受到了性骚扰的,”她补充道。这是一个事实调查听证会。但直到今天,人们还认为我受审是因为参议院委员会定下的基调。(当时的参议员)乔·拜登(Joe Biden)是如何让这个问题被框定的,这给了人们一个完全错误的印象,也给了共和党人以他们对待我的方式的许可证。去年3月,奥斯卡奖得主弗里达·莫克(Frieda Mock)拍摄了一部名为《安妮塔:向权力说真话》(Anita: Speaking Truth to Power)的新纪录片,揭示了听证会的荒谬之处。希尔说:“当学生们观看电影中的听证会时,他们都惊呆了。“在他们看来,那至少是五六十年前的事了——不可能发生在他们认识的人的有生之年,也不可能发生在他们父母的有生之年。他们很难相信。这部纪录片将于2月22日和23日在圣克鲁斯市中心的尼克国际儿童剧院与希尔的校园演讲同步放映。

听证会结束后,希尔开始向世界各地的听众讲述如何在妇女和民权运动取得进展的基础上继续努力,敦促他们扩大平等的概念,使之不仅仅包括法律权利。1995年,她还写了自传《对权力说真话》。

但是,尽管性骚扰和种族歧视今天依然存在,希尔——1989年成为俄克拉荷马大学法学院的第一位非裔美国人——仍然对未来充满希望。

希尔说:“我在一个13个孩子中最小的家庭长大。我母亲1911年出生,父亲1912年出生,分别出生在阿肯色州和俄克拉荷马州的农村地区。他们抚养孩子,有些孩子是在种族隔离制度下长大的,有些女儿在法律上受到歧视。那是他们现实的一部分。但我母亲坚持让我们接受教育,为女性不被允许做的事情做好准备。”

“所以我看到了变化,不仅在我的有生之年,而且在我兄弟姐妹的有生之年,在我父母的有生之年。这就是我一直坚持的。”

她补充说:“我也知道,不一定要每个人都参与进来,才有可能实现变革。”“只需要少数坚定的人就能打动我们。我一次又一次地见证了那些真正致力于进步的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推荐